我们胆怯而软弱,
贪婪、衰老、出言不逊。
我环视左右,皆是愚人。
末日即将来临,
一切皆显病态。

PinMode

© PinMode | Powered by LOFTER

[金三角]skins(3)

【1】 伊丽莎白     【2】   基尔伯特

一次迟到很久又巨短的更新...

注意避雷...

走副线普洪奥的剧情注意...

ooc


维蕾娜  上


做|爱时,我喜欢问那些人:

“你爱我吗?”

往往在这时,我才开始认真打量和我上|床的人;观察他们的表情是很有趣的,有些人会选择满不在意得敷衍我,道:“当然爱咯。”

我当然也知道他们在骗我,眼神飘忽,但我丝毫不介意,似乎这样我的滥|交才变得理所当然。

还有的人,干脆笑一笑就不做了,伸过脸来吻我,我也笑笑...

严父的教诲(bu

我:写了一篇文,帮我看看呗。

严父:来。

发了过去。

严父:最近看古龙比较多,对这种自我意识特别强烈的文风有些厌倦了。

你等等,我找一篇和你对比一下。


*上为我的。

严父:这段有些故为之作了,虽然有真实性但读起来闷闷的。

在对比一下


你看古龙的,很简洁,没什么奇怪的赘述,网上的有错别字。

我:写得好啊,我就写不出什么好看的东西。

严父:也不是好坏的问题,叙述简洁明了读者会比较轻松。

略为伤心的我:你是在安慰我?

严父:没。

我最喜欢他的人物对话,虽然作但是简洁


我:我一直觉得对话对文章很重要,但我不晓得该让他们说什么。

严父:对,这得模仿,还有多练

我:点头如...

我爱的人杀死了我

陪杉小姐下的海(bu

芥川龙之介x中岛敦,并不明显。 

我杀死了他。

 

就在刚才,在那个破旧的仓库里,铁锈味和潮湿的臭虫在漆黑的角落腐烂发酵,血液汩汩地争先恐后地涌出来,蜿蜒啊渗透啊在粗糙的冰冷的水泥路上淌了下来。

「虎」的超再生这次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被「罗生门」贯穿的腹部皮和肉都要翻出来,红的发黑的血洞像是注视着我的一只眼睛,被恶毒的恨意给噙满了。

记得我第一次杀人,用的不是异能力,而是一把手柄有些发锈的匕首,我挥着左臂刺穿的正是他的腹部,先喷出来的不是血,而是恶臭的脂肪混着粘稠的黄色液体,然后血和脂肪一起溅在了我的脸上,我反胃的要命,左臂传来用力过度的肌肉...

[仏英]第零次浪潮

*国设

第零次浪潮

 

向何人去夸耀?怎样的畜生会崇拜你?人们去攻击怎样神圣的形象?我要粉碎怎样的心?我要坚持怎样的谎言?在怎样的血腥中进行?*

 

 

弗朗西斯,现在是凌晨三点四十七分,下雨了,窗外凄惨地很。

最近我老是做梦,梦到许久以前的事情;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如同我第一次被你发现时,你的衣角粘着一片山毛榉的叶子;之前你的头发没有现在长,总有一缕在后脑勺会翘起来,诸如此类的像是碎屑般的记忆充斥我的每一个细胞,我开始认为这是种你给我的折磨了。

其实太久都不算久,哪有我活得长?

欲潮在脑里反反复复高高低低密密麻麻,将人折磨作呕浑身...

1个点文


百fo好久了还是没有掉下去x所以来点文了


这么水的lof也能百fo呀。总之谢谢大家的关注(鞠躬)(真诚的)。


cp大概是米英-仏英-苏英-随意   不写异色  


想要高产起来  结果一翻自己的lof,空的要死<

文档翻出来自己坑掉的仏英文一大把,唉

零评删除。

[金三]skins(2)

重新做人,继续各路角色的第一人称描述混乱三角的故事。

可能会涉及很多其他cp的暗示以及普洪奥嗯....

 (1)伊丽莎白

 

基尔伯特

 

老子这一生听了不少假话,但发自内心的只有两个。

一则是伊丽莎白那个蠢女人和我七八岁时和我一起玩泥巴后洗澡时我才突然发现她没有胯部挂件,她说明年她就会长出来。

二则是当亚瑟开始和我们一起拼桌吃饭时弗朗西斯说他只是个新朋友。

于我,我干得更蠢的事情无非是选择相信了前者。

乾,谁都知道新朋友就会变成旧朋友,更甚成为炮友男朋友,但伊丽莎白的屌是不会长出来的,然而这并不妨碍我们一起干架追德甲然后想泡同一个女孩。

那...

废物的2016总结,希望明年的自己看见这个能够振作一下。


2016除了体重破百外并无大事。


我真的很幽默嗯哼。


入圈晚,不过估计会在坑底埋很久(\(> <)/)。


这篇本来有一个好的开头却猝不及防地被自己乱糊了一团- -b

事实告诉我,周末不要写文,不要写文。

大概还是会继续的,或者改成中篇。


第一次写仏英,倒是很符合我心中两个人互相嫌弃却又爱着的感觉,他们之间的情感一直比较复杂吧,爱和性往往难舍难分,又常常空洞地扯开。


  • [...

[dover]窘

Dover双bg,19世纪au,轻微西仏与亲子分,套路来自林徽因的《窘》。写得好的全归功与她,不好的体验都是我的。

不知道艾特姑娘合不合适,  @敛青  ,谢谢救场Orz 觉得自己写得好lj

救救我的dover障碍吧(一股子民初小说味儿),体验真实的难产。

 



亚瑟.柯克兰从英国使馆出来的时候,天惨淡得很,与巴黎一向八街九陌的街景倒是相称,云霭厚重羁縻,似乎不时既要好好地下一场雨。

倒还是这般热。他嘀咕着,绣着金线的领结将他勒得有些喘不过气,汗渍也将领口粘腻在脖颈上,便伸手去扯了一下。公馆派来的轿式马车早就候在外面了,车夫既带着...

[米加]和玛格丽特的午后

米加GL:艾米丽.富兰克林x玛格丽特.威廉姆斯

同名电影au,名字根据情节需要做了下改动。

送给 @冷杉上的向阳花🌻 ,谢谢她鼓励我写这篇文。

被自己飘忽不定的文风吓到了。

“这不是典型的爱情故事,但爱和温情都在那儿。她以花为名,一生都在文字中徜徉。形容词环绕于周,动词像野草一样疯长,有些令您不快,但她却温柔地植入了我这块硬邦邦的土地和我的心。”

                   ...

[仏英]假性||高||潮

一个不是很浪漫的故事

想写爱情。

不老歌

文章中可能引起误会的地方,这里标出一下:French letter,英国用这个来代指套|子,仓库管理员,在法国不好直说皮|条客的话会这么说(大概?)

E-全名Lithuanian-E,一种药(你懂得)

穆斯林,高度恐|同,视同性恋为罪。

1 2